區域領袖信息

    在亞洲的每個國家, 我們需要更多、作好準備的傳教士。隨著教會在世界各地的成長,特別是亞洲,這些傳教士大部分需要來自亞洲各國。他們是來自在福音中逐漸成熟的青年,以及已經達到18 至25 歲傳道年齡的人。
    對我們每個人來說, 今生是一趟獨特又美好的旅程。我們會走過人生的不同階段,充滿新的事物、新的挑戰和新的靈性啟發。就像搭火車去遠方一個從未去過的城市,我們會看到窗外新的景物:城裡的高樓大廈、田園、橋樑、山脈與海岸。就像這些不同的景觀一樣,我們的生活會因為所經歷的喜悅、希望、成功、憂傷、挫折和失望而呈現不同的樣貌。
    工作向來都是既繁重又能帶來滿足的。主要的挑戰就在於如何在家庭、工作、教會和個人福祉之間維持良好的平衡。學會保持這種平衡是今生很重要的一種經驗。
    去年年底的某個週三晚上, 我在一次傳道部拜訪行程中與一對忠信的父母見面,他們的孩子是那個傳道部的新傳教士。週五我和這位美好的傳教士見面,他在聖約中出生,並由這對良好的父母在教會中養育成人。週六一大早,傳道部會長通知我,這位父親在前一天晚上的車禍中喪生,母親則身受重傷。
    主透過祂的先知瑪拉基預言先知以來加( 即舊約先知以利亞)將在末世重返世上,他宣告:「看哪,耶和華大而可畏之日未到以前,我必差遣先知以利亞到你們那裡去。他必使父親的心轉向兒女,兒女的心轉向父親,免得我來咒詛遍地。」
    去年我參加了一場支聯會與傳道部領袖的晚餐聚會。我們祝福了食物,正要開動時,發現每個人都只拿到一枝筷子當作餐具。我們急切地想品嚐精心準備的食物,便向主辦人員多索取一些筷子,但他們說我們需要用所提供的餐具用餐。我們挫敗地戳了飯菜一段時間後,終於得到了另一根筷子來享用晚餐。那一晚,我們進行一場深具啟發意義的討論,談到就像用筷子吃飯一樣,當成員和全部時間傳教士同心協力,成為主手中合一的工具時,就能更有成效地完成救恩工作。
    我的父母是澳洲瓦南布爾這個鄉村小鎮最早期的教會成員。有許多年,教會聚會都在我們家裡舉行。每個星期日有15 到20位忠信的成員聚在一起領受聖餐和崇拜。我人生最早的一些回憶,是小時候參加這些聚會時感受到特別的愛和平安。
    每逢十二月,世界各地的基督徒都歡慶著耶穌基督的誕生。即使是在以非基督教國家為主的亞洲,我們也會見到張燈結綵的聖誕燈飾,祝賀著聖誕快樂,然而,許多人仍對世界的救主耶穌基督,彌賽亞之誕生、生平及其使命的重要性所知甚少。
    在1978 年1 月, 我從紐西蘭奧克蘭傳道部返鄉回到墨爾本。一年後,我和美心在紐西蘭漢米頓聖殿印證為永恆夫妻。我們結婚前,美心剛從學校畢業擔任教師。我還有兩年才能取得工程學位。
    在2007 年2 月9 日, 克利斯‧ 威廉斯帶了一家人外出吃飯; 他是四個孩子的父親,同時也是猶他州某個支會的主教。那個星期五晚上開車回家的時候,悲劇發生了:一名17 歲的酒駕司機以每小時60 英里的速度撞上了威廉斯家庭的車。兩車相撞的衝擊力道使得他們的車一路翻滾,最後撞上支撐高速公路的橋墩。威廉斯主教恢復意識後,查看當時的現場,發現懷了第五胎的妻子米雪爾,與他們的兒子便雅憫和女兒安娜不幸身亡。
    我最喜歡的一項活動,就是看著孫兒們玩耍或跟他們一起玩。看著他們玩耍,會讓我想起一些童年往事。我在青少年時期,時常玩一個遊戲、樂此不疲,當時它似乎是最重要的。後來我漸漸體會到,儘管這個遊戲多麼好玩,我如何喜愛它,但它還是讓我分心,使我無法專注於如學業這類更重要的事。
    我年輕時在日本傳教,當時我們唯一的視聽教材是一部稱為人類尋求幸福的幻燈片,音效是用錄音機播放。今天大多數人從沒見過幻燈片,也從沒聽過錄音帶。但是在這商業、交通、科技發達的世界,人類依舊在尋求幸福,大部分的人也還沒認識天父偉大的救恩計劃。儘管知識爆炸,透過網路和其他科技,大量的資訊垂手可得,人類最重要的問題依舊是:「我是誰? 我從哪裡來?」、「我在世上的目的是什麼?」以及「死了以後會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