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過主導覽

區域領袖信息

許多年前,我在擔任主教時曾詢問支會議會:「我們如何能成為最親切、最友善的支會?」我們一起討論第一次來到我們支會,會是什麼樣的情況。
今生的目的是「為迎見神而作準備」。主在這後期時代藉由先知約瑟‧斯密,復興了祂真實的教會,即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在這教會中, 我們學習到圓滿的福音教義, 我們也接受到救恩必要的聖約及教儀,讓我們在各方面都準備好以迎見神。
家人能永遠在一起是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最美好的一項教義。這項教義連同以來加的應許:「將父親的心轉向兒女、兒女的心轉向父親」,1 讓聖殿,即主的殿,成為對所有聖徒極為重要與珍貴的地方。
在亞洲的每個國家, 我們需要更多、作好準備的傳教士。隨著教會在世界各地的成長,特別是亞洲,這些傳教士大部分需要來自亞洲各國。他們是來自在福音中逐漸成熟的青年,以及已經達到18 至25 歲傳道年齡的人。
對我們每個人來說, 今生是一趟獨特又美好的旅程。我們會走過人生的不同階段,充滿新的事物、新的挑戰和新的靈性啟發。就像搭火車去遠方一個從未去過的城市,我們會看到窗外新的景物:城裡的高樓大廈、田園、橋樑、山脈與海岸。就像這些不同的景觀一樣,我們的生活會因為所經歷的喜悅、希望、成功、憂傷、挫折和失望而呈現不同的樣貌。
工作向來都是既繁重又能帶來滿足的。主要的挑戰就在於如何在家庭、工作、教會和個人福祉之間維持良好的平衡。學會保持這種平衡是今生很重要的一種經驗。
去年年底的某個週三晚上, 我在一次傳道部拜訪行程中與一對忠信的父母見面,他們的孩子是那個傳道部的新傳教士。週五我和這位美好的傳教士見面,他在聖約中出生,並由這對良好的父母在教會中養育成人。週六一大早,傳道部會長通知我,這位父親在前一天晚上的車禍中喪生,母親則身受重傷。
主透過祂的先知瑪拉基預言先知以來加( 即舊約先知以利亞)將在末世重返世上,他宣告:「看哪,耶和華大而可畏之日未到以前,我必差遣先知以利亞到你們那裡去。他必使父親的心轉向兒女,兒女的心轉向父親,免得我來咒詛遍地。」
去年我參加了一場支聯會與傳道部領袖的晚餐聚會。我們祝福了食物,正要開動時,發現每個人都只拿到一枝筷子當作餐具。我們急切地想品嚐精心準備的食物,便向主辦人員多索取一些筷子,但他們說我們需要用所提供的餐具用餐。我們挫敗地戳了飯菜一段時間後,終於得到了另一根筷子來享用晚餐。那一晚,我們進行一場深具啟發意義的討論,談到就像用筷子吃飯一樣,當成員和全部時間傳教士同心協力,成為主手中合一的工具時,就能更有成效地完成救恩工作。
我的父母是澳洲瓦南布爾這個鄉村小鎮最早期的教會成員。有許多年,教會聚會都在我們家裡舉行。每個星期日有15 到20位忠信的成員聚在一起領受聖餐和崇拜。我人生最早的一些回憶,是小時候參加這些聚會時感受到特別的愛和平安。
每逢十二月,世界各地的基督徒都歡慶著耶穌基督的誕生。即使是在以非基督教國家為主的亞洲,我們也會見到張燈結綵的聖誕燈飾,祝賀著聖誕快樂,然而,許多人仍對世界的救主耶穌基督,彌賽亞之誕生、生平及其使命的重要性所知甚少。
在1978 年1 月, 我從紐西蘭奧克蘭傳道部返鄉回到墨爾本。一年後,我和美心在紐西蘭漢米頓聖殿印證為永恆夫妻。我們結婚前,美心剛從學校畢業擔任教師。我還有兩年才能取得工程學位。
在2007 年2 月9 日, 克利斯‧ 威廉斯帶了一家人外出吃飯; 他是四個孩子的父親,同時也是猶他州某個支會的主教。那個星期五晚上開車回家的時候,悲劇發生了:一名17 歲的酒駕司機以每小時60 英里的速度撞上了威廉斯家庭的車。兩車相撞的衝擊力道使得他們的車一路翻滾,最後撞上支撐高速公路的橋墩。威廉斯主教恢復意識後,查看當時的現場,發現懷了第五胎的妻子米雪爾,與他們的兒子便雅憫和女兒安娜不幸身亡。
我最喜歡的一項活動,就是看著孫兒們玩耍或跟他們一起玩。看著他們玩耍,會讓我想起一些童年往事。我在青少年時期,時常玩一個遊戲、樂此不疲,當時它似乎是最重要的。後來我漸漸體會到,儘管這個遊戲多麼好玩,我如何喜愛它,但它還是讓我分心,使我無法專注於如學業這類更重要的事。
我年輕時在日本傳教,當時我們唯一的視聽教材是一部稱為人類尋求幸福的幻燈片,音效是用錄音機播放。今天大多數人從沒見過幻燈片,也從沒聽過錄音帶。但是在這商業、交通、科技發達的世界,人類依舊在尋求幸福,大部分的人也還沒認識天父偉大的救恩計劃。儘管知識爆炸,透過網路和其他科技,大量的資訊垂手可得,人類最重要的問題依舊是:「我是誰? 我從哪裡來?」、「我在世上的目的是什麼?」以及「死了以後會怎麼樣?」
去年在印度的一場支聯會大會結束後, 有位八歲的女孩交給我一張字條,字條上的漂亮筆跡寫著:「亞洲區域願景:讓所有的人都能增強對天父及祂兒子耶穌基督的信心,並享有快樂的永恆家庭。」這位小女孩已經把區域願景背起來,而且在大會進行的時候寫了這張字條。
聖殿的祝福對我們每個人都極為重要; 主已提供一個方法, 讓我們可以幫助負擔不起去聖殿的人,好使所有的人都能獲得聖殿的祝福。總會會長團在1992年成立「總會聖殿與會者援助基金」,以協助世界上經濟落後區域的成員前往聖殿,希望他們在情況允許時,儘快接受個人教儀。
神賜給祂兒女們的最重要祝福,都和家庭及聖職有關。
只要過著服從和悔改的生活,我們在返回天家的路程中就不會迷失偏離。
要讓子女持續走在直而窄的道路上,最好的方法就是養育他們成為以基督為中心的子女。
要把安息日帶入我們的家中,我們就必須將耶穌基督的贖罪放在我們生活的中心。
對主耶穌基督的信心並不是飄浮在空氣中、虛無飄渺的東西。信心並非偶然來到,也不是與生俱來。……對耶穌基督的信心是上天的恩賜,只要我們選擇相信。
然我們需要配稱才能有聖靈經常為伴,但是我們不必成為完全,就能獲得聖靈的指引和安慰。有聖靈為伴是慈愛天父賜給我們的恩賜,讓我們懷抱著歡喜和感激之心來接受聖靈。
「光」是福音教導中最常使用的一個字。使徒約翰宣告,他的使命是「為光作見證」,「那光是真光,照亮一切生在世上的人。」
救主教導我們要如何獲得祂的贖罪所帶來的祝福。祂說:「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裏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你們當負我的軛,學我的樣式;…… 因為我的軛是容易的,我的擔子是輕省的。」
傑佛瑞‧賀倫長老曾於1995年10月的總會大會上以聖餐的起源和目的作了一個美好的講道,他說:「在特別準備的最後一次逾越節晚餐即將結束時,耶穌拿起餅來,祝謝了,就擘開,遞給門徒,說:『你們拿著吃』(馬太福音26:26)。『這是我的身體,為你們捨的,你們當如此行,為的是記念我』(路加福音22:19)。...
我和妻子第一次「聖殿崇拜」的經驗是在1981年5月6日,那天我們在東京聖殿接受了恩道門和印證教儀。我們當時了解不多,但是從那時起我們就把聖殿崇拜視為我們每天生活中的祝福。我們回顧過去這35年,確實知道許多「聖殿崇拜的祝福」都已經實現。
主對祂的兒女懷著無限的慈悲,祂一直為他們預備許多方法協助引領他們獲得超升和永生,其中一個方法是藉由議會的形式。主對以諾說:「看啊,我是神;神聖之人是我的名;忠告之人是我的名,無限與永恆也是我的名。」主邀請祂所有的兒女參加那偉大、莊嚴的天庭議會時,就制定了議會的模式。
耶穌基督是我們的救主及救贖主。我們每一個世人可以經由認識祂,遵守誡命並藉著神的恩典及祂的贖罪犠牲而獲得永生。先知們及經文都為這事做了見證。「認識你──獨一的真神,並且認識你所差來的耶穌基督,這就是永生。」 永生是一切恩賜中最大的,也是我們來到今生,接受救恩計劃最主要的目的。 
從前每天放學回家,一踏進家門,我就會大喊:「媽媽?」只要聽到她的聲音,我幼小的心靈就感到放心、安定,之後才會去做功課或玩耍。聽到母親的聲音,知道她在家裡的某個地方,這個簡單的習慣能對我有穩定的作用;那表示家裡一切平安。這個日常習慣讓我培養了自信,也在日後處理生活中要面對的許多挑戰時幫助了我。
聖餐是福音中最神聖的一項教儀,提醒我們記得救主的愛,以及祂為了世人的福祉犠牲生命,給每個人機會回去與祂和天父再次同住。
在1990年4月的總會大會中,戈登‧興格萊會長在他以「保持聖殿的神聖」1為主題所做的演講中,敦促我們要「保持祂屋宇的神聖」;他很詳細地解釋了我們作聖殿推薦書面談時要回答的問題;就某方面而言,這些問題就是我們想進入聖殿時必須達到的標準。我們必須證明自己配稱,並遵守各項誡命,才能進入主的屋宇。
最近,美國著名的雜誌史密森尼月刊(Smithsonian),發表典藏版的「美國百大重要人物」。約瑟‧斯密在「宗教人物」的分類中排行首位。3當約瑟年僅17歲時,天使摩羅乃告訴他:「神​有​一件​事工​要​我​去​做;​我​的​名字​必​在​各國​、​各族​、​各方​中​受好評​或​惡評,​……」4​大約200年之後,我們目睹了這個預言持續地應驗。
主已命令我們要「照顧貧窮、困苦的人,救助他們,免得他們受苦。」1孟蓀會長教導:「要記住真正的禁食的原則。不是要把你的餅分給飢餓的人,將飄流的窮人接到你家中,見赤身的給他衣服遮體,顧恤自己的骨肉而不掩藏嗎?[見以賽亞書58:7]。藉著誠實和慷慨的禁食捐獻,確實地讓天父看到我們明白且遵守此特定律法。」2
新任亞洲區域七十員羅伯特‧威廉及關名順長老於2015年4月4日蒙支持為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區域七十員。
長期的區域自立的第一步,就是要檢視每座教堂的使用、地點、成本和維護情況。即使是初步的檢視,都顯示出有很大的機會來降低成本和善加使用教堂。仔細檢視教堂使用情形的這項過程,需要經過許多年的時間,以漸進、持續的方式來加以落實。
我在澳洲布里斯班聖殿服務的三年,比起我一生中的其他時候,更加認識耶穌基督的贖罪,以及人生的目的。在中國香港聖殿擔任了一年的會長,我證實主的屋宇有主的靈在眷顧及帶領。
「安息日」(Sabbath) 一詞出自希伯來文,意思是休息。安息日這一天不只要放下工作而休息,也要用來崇拜和保持虔敬。摩西帶領以色列民離開埃及地時,神賜給他的第四條誡命就是:「當記念安息日,守為聖日」。
選擇權──來自神的恩賜,獲得超升的要素;選擇權即我們選擇的權利,是一項來自天父的恩賜。我們在前生時,已享有這項恩賜,因此在天上的議會時,我們能在跟隨救主或是路西弗之間作選擇。很重要的一點是,在那次議會中,天父驅逐路西弗,是由於他「尋求破壞……世人的選擇權」。
我們都知道天父渴望祝福我們。只要我們向祂祈求並服從祂的律法和誡命,祂隨時會祝福我們。1正如美麗的煙火,在漆黑天空裡放射出賞心悅目、五彩繽紛的火花,天父的祝福也向四面八方放射出來,將許許多多非凡美麗的事物傾注在我們身上。祂透過多種方式,賜予豐盛的祝福。然而,祝福有時不是按照我們特定的祈求、在我們認為最好的時間或以我們期望的形式來到,不過,祝福終會來到。
先知多馬‧孟蓀會長邀請我們主動救援他人,這使我想起新約聖經裡的一則記載。我認為這是一個絕佳的例子,正好可以說明教會成員和傳教士如何能主動經由支會議會同心合一地救援他人。這個故事記載在馬可福音2章1至5節。
我出生在一個沒沒無聞的小村子,沒有水電供應,稱為班蓬村,位於泰國北部清邁省山普萊區。我是個在鄉下長大的孩子,在稻田裡四處奔跑,照顧牛隻,自幼在嚴格奉行宗教的農村家庭中成長,學到要自律,過節儉的生活。
悔改就像一把剪子,可以剪斷罪的枷鎖,這枷鎖栓住並扼殺我們的信心。當一個人悔改自己的罪,並過著與耶穌基督的教導相和諧的生活時,他會在他的生活中獲得偉大的知識、智慧、力量和能力。
總會大會引言
我小時候,爸爸因為和他的哥哥之間有過節,從此不再和他來往,也禁止我們去他們家,這情形一直持續到媽媽生了重病,將不久於人世,爸爸才允許他的哥哥和大嫂來探望我們。
我在1972年9月加入了馬來西亞皇家空軍,當時17歲。我必須和軍方簽下13年的合約,當時,我不全然明白這件事會對我的一生有何影響。我當時的職責是為國家效勞,在戰爭時保衛國家。
我們努力邀請並接受聖靈時,祂的影響力就會在生活中無所不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