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過主導覽

個人見證

摩爾門經是神的話,也是我建立對耶穌基督信心的根基,摩爾門經確實是耶穌基督的另一部約書
我深刻地體會到見證的培養來自於受到考驗的信心,而透過信心以及謙卑,主會「為『我們』使軟弱的東西變成堅強」(以帖書12:27)。
非常感謝我在傳教時所獲得的祝福,讓聖靈指引我,使我能有祂的力量與我同在。當我回過頭想想傳教的一切,我感到驚奇,我知道這是神的旨意和計畫。
返鄉後,時常聽到別人對我說「奉獻兩年為神服務是很大的犧牲」,但我在傳教時得到的祝福其實早已多過於我兩年的服務。
當我讀到經文中關於這些先賢先烈運用信心時的勇氣,以及有信心之後採取行動所帶來的祝福,讓我每次都充滿快樂。
傳教讓我體驗到「心」的變化,就如小阿爾瑪悔改那樣。當所教導的人因為神的福音感動而去行動時,我覺得一切都值得了。
聖殿事工是神聖的,而在聖殿擔當工作人員或擔任與會者時獲得許多祝福。作為聖殿夫婦傳教士,除了不斷沉浸在聖約中外,並且能享有聖潔與美好。
這是一門教導個人及家庭學習規劃、管理財務的課程。也同時明白原來自己還有許多事要學,例如繳付十一奉獻、追蹤家庭開銷、編列預算、減少負債及為未來儲蓄。
當撒但刮起他的強風時,他必沒有力量將你靈性的根基連根拔起,因為我們的希拉曼戰士們,已將根基建立在基督的磐石上,必定會得到他們今生和全永恆的祝福。
身為後期聖徒都會在心中雕刻著一件事,沒去做就會念茲在茲地被提醒被追問?你有何時去傳教啊!
感覺期待了非常非常久,才終於盼到了這天的到來。從一開始的認識、交往、決定要結婚,到真的跪在祭壇前,並在神和天使的見證下完成了今世和全永恆的婚姻印證,一路上充滿了成長、喜悅和感激。
雖我在摩爾門家庭長大,然而對永恆婚姻並沒有很大的信心。小時候在初級會裡唱「我喜歡看到聖殿」這首歌,讓我知道聖殿是生命中的希望與愛。
2018年北區青年大會於7月12-14日在新竹的大華科技大學舉行。大會主題是:「向我學習,聽我的話;行走在我靈的溫順中,你必在我裡面得到平安」(教義和聖約19:23)。
傳教,對我來說一直是不確定是否有勇氣去做的事。
「為什麼要受這種折磨?」每天早上5:40準時上課,要如何爬出溫暖的床,整裝出發到教堂上課。支聯會王名儒會長以他物理的專業分享了鐵成為鋼的原理,他提到鐵是一個完美的物質排列,排列非常整齊,但也讓鐵顯得非常軟,要如何讓鐵變得更剛硬,需要用高溫火燒,經過鐵匠的千錘百鍊,這些動作都是要讓其他物質可以破壞原本排列整齊的鐵,慢慢鐵就會變成像鋼一般堅硬。
我從小在教會長大,8歲時洗禮,但真正的歸信,是在我晉升到女青年之後,發現很多女青年都有屬於自己的見證,她們在作見證的時候,身上好像會發光似的。
父親(張建玉)有4個小孩,是個職業軍人,我從小生活在彰化眷村。有個星期天早上,母親(遲維屏)帶我們去教會,看到兩個美國人主持聚會,會說國語感覺很新奇,當天晚上又去參加聖餐聚會,才知母親已受洗加入教會。
我要分享在這四年晨間班的見證,國三到高三這四年週一到週五都要很早起床來上課,大家也知道這段期間是讀書的尖峰期。其實一開始也會抱怨,很累啊!有時候冬天太陽都還沒出來就要出門,但也還是撐過了四年。
中華民國中央研究院於107年7月2日至5日,舉行第33次院士會議,選出第32屆新科院士,共21人當選院士,包括數理科學組5名、工程科學組5名、生命科學組6名、人文及社會科學組5名。其中獲選生命科學組院士的郭沛恩博士(Dr. Kwok, Pui-Yan ),身分尤其特殊,是首位中央研究院生醫所外籍所長。
對於全世界的華人,不論是身處在何方,其優秀的傳統文化中的姓氏文化,是整個中華民族的「根」與「魂」。對於不同家族及宗族的姓氏源流,更是家譜及族譜中重要的紀事。
第一次見到陳雄飛弟兄是我在台北第五支會聚會的時候。他總是靜靜的坐在輪椅上,偶而身體會不自主的擺動一下,他專注的聆聽演講者的分享,臉上的笑容表現出感受到神美好的話的滋養的滿足與喜悅。後來,我搬到士林教堂聚會,幾年後,我再度與陳弟兄一起聚會。
我應該是個跟死亡交過手的女人,重新回到人間,我相信這確定是天父的美意,認為我還有一些需要做的工作,來幫助需要幫助的人, 這是 神的意思,也是神愛世人的見證,我可以見證聖靈與我同在,神愛世人。
我很感謝神的教會再次被復興到這個世界上,我也很感謝祂派遣先知和使徒,賜給他們權柄來帶領我們,而不至於讓我們迷失。這次的總會大會一如以往,總是啟發人心,令人感動!
我要見證服從帶來的祝福,我們支會女青許若凡在她滿18歲生日前完成了女青個人進步計畫,她是一個易於受教的孩子,高中三年不補習,每天早上晨間福音進修班不缺課,高三下學期每週六早上7:00去聖殿洗禮。
我在14歲女青年時期受洗,姨丈和阿姨把我們兄妹三人帶到教會,18歲時應該去慈助會,但我不想去,也不喜歡那種好像被女青年趕走的感覺,慢慢的我就不去教會了,在我不活躍的15年當中,梅珍阿姨常常對我說:「雅文我非常愛你。」
前言:我於1987年蒙指派在台北傳道部服務。陳弟兄於1991年在台北傳道部服務。大兒子2015年在紐西蘭奧克蘭傳道部服務。二兒子2016年在澳洲墨爾本傳道部服務。女兒2018年在美國加州聖地牙哥傳道部服務。
西元1970年,也就是我剛升上國中那年的某一天,我的同窗好友邱淑雲邀我一同去參加某個教會的活動。出於好奇心,幾天後的星期日天早晨,我第一次參加了當時與會人數不多的嘉義分會主日學聚會。經過約莫半年的時光,在傳教士們的悉心教導和教會成員們的良好榜樣影響之下,我於1971年5月16日接受了洗禮,正式成為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中的一員,時年14歲。
我是在參加教會來台傳道50週年的男女青年大會活動之後,心中第一次感受到聖靈,種下了傳教的種子。經由多次陪同慕道友上課後,看到了他們心中的轉變,知道傳教可以幫助人們改變他們的生活。在家人及成員們的鼓勵下,我在2014年11月提交了申請書,並於2015年7月被召喚到台北傳道部,於2017年2月返鄉。
時間的流逝,許多往事已經淡化了,但在歷史的長河中,有一顆星星永遠閃亮,那便是親情。時間可以讓人丟失一切,可是親情是割捨不去的。即使有一天,親人離去,但他們的愛卻永遠留在子女靈魂的最深處,因為親情血濃於水。
李錦龍是我的母親,她與外公外婆住在澎湖時,認識了由大陸來台的流亡學生丁勤生。母親和父親婚後一年,帶著出生一個月大的大姊搬到台北,父親在法院任職。當年祖母朱維貞為了找尋父親,離開大陸來台,她鍥而不捨四處打聽各地法院,終於找到兒子,母子再次團圓相聚。
我出生自摩爾門家庭,從小父母親就不斷地教導我要去傳教,在某年的青年大會中我感受到聖靈,所以我決定要去傳教,也體會到在教會中長大是多麼大的祝福。人生中學習最多以及收穫最多的時間是在英國曼徹斯特傳道部傳教,傳教幫助我了解自己的潛能以及神對我的期許。
「世界是怎麽被創造出來的?」,曾經有同學在學校課堂上提出過這個問題,那時全班分成兩派,有的同學覺得是女媧造人;另一部份同學覺得人是從水底的單細胞演化出來的,當老師問到我這個班上唯一的基督徒時,我選擇中立,因為我不覺得世界是女媧造的、也不覺得世界是自行演化的。
我是生長在花蓮的原住民,家中有父母親及三兄弟共五人,早期的祖先從高山遷徙到平地,我們很幸運能在這個時代出生,可以和各個族群來往,即便是生活方式、習俗、飲食都不相同,但是彼此間的相互尊重,讓我們有了更寬廣的視野與包容。
我一直很感謝天父給予我的一切,讓我有機會認識福音。記得在洗禮時,剛從水裏出來的那一瞬間,感受到一種無法用言語形容的喜悅和幸福。
2016年11月19日是我們家庭進入台灣台北聖殿完成個人恩道門、夫妻婚姻及家庭印證至全永恆的日子,那是多麼令人喜悅的一刻! 透過神聖的教儀,我們家庭可以永遠在一起。有些人受洗的過程確實是非常審慎,非得有堅強的見證及再三思考才會受洗,而我的想法卻是先洗禮再來慢慢認識教會。剛開始的時候,我還蠻積極的,時常祈禱、閱讀經文,那段時間我們家庭生活的確很快樂單純,但後來撒旦的力量滲透了我,讓我變得不積極,抱怨每週要浪費時間去參加安息日,週日別人可以渡假,我卻要上教會,又要繳付什一奉獻等等,我開始不想去教會,且找一些理由拒絕,因此很長一段時間,我們的生活起起浮浮,總覺得那是一種束縛,日子久了聖靈就離我而去,做什麼事也都是倚靠自己想法,因此犯了很大的錯誤,尤其是經濟弄得很糟,一路走來後悔莫及。直到近來,教會的弟兄姊妹們不斷的鼓勵我且自我反省檢討,應該是沒有好好的遵守誡命,聽從聖靈的指導,所以一直沒有得到祝福。經過很長一段時間的思考,為了家人的快樂幸福及責任, 我深深感覺應該要珍惜現在,不應再拖延,因此決定參加聖殿準備班,努力完成應上課程後, 帶著我們全家人來到聖殿,立下更高的聖約,展開另一個有意義的生活。我最記得當天在神聖的印證室裡,我深深的被聖靈感動,幾乎要留下淚來,只是我抑制下來了,那一刻是多麼重要啊!我今生會永遠記得!
郭晃楨長老(Elder Lloyd Gilbert Pierson)在教會家庭長大,是家中長子,曾是美國政府的系統管理員,在愛達荷州的電腦中心服務,興趣是高爾夫和用木工為孩子們做東西。曾是童軍團長,在教會擔任過諮理、主教等幾乎所有召喚,是個從不懷疑福音和作為信徒職責的人。
在洗禮以後,我開始和全家人在每個月的第一個週六、週日一起做禁食祈禱,我們全家人一起跪下來做禱告並開始禁食,不吃不喝,並時常祈禱。雖然每次都覺得肚子好餓,也很口渴,但是,我還是會努力完成。我知道禁食是一條律法,我要努力遵行它。
神沒有在我對六十週年有完全的見證及熱情時,要我來參與這事工。我是在籌備的過程當中,看到別人的榜樣,才逐漸培養出對神的敬畏,和對做祂事工的愛。有些人,做得比要求的還要多;有些人,不只是做得好,而且還滿懷欣喜和感謝。
2016年10月21日對林家庭而言是一個值得紀念的日子,這一天家中最小的成員信慧,在身為父親的我為她施洗及證實下,成為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的成員。
兩歲時我的母親加入教會,弟弟和我從小在教會中長大。高中畢業後,我接受了教長祝福,使我更加確立了為神服務的志願和計畫。一年之後,我倍受祝福蒙召喚到台灣台北傳道部服務。我很感謝可以在自己熟悉的土地,用熟悉的語言傳播神的福音,為救主耶穌基督做見證。
在我年紀還很小時,我的家庭非常幸運地就認識了教會,由於父母對福音的見證,每個星期天早晨我都是和家人一起在教堂度過,也從來沒想過這麼做的原因。這個時候福音對我來說還不算是生活的重心,直到後來發生了一個重大的改變。
屏東支会的陶正平弟兄(姊妹離世多年),今年已95歲了,歷任屏東分会副会長,屏東分会会長和高雄支聯会高級諮議,至今仍頭腦清晰,思路敏捷(在小學二年級時,半年內學会北京話,並得第一名)此外,還會南京話,上海話,廣州話。現在雖因聽覺衰弱,但每週安息日聖餐聚会,戴耳機,仍不間斷的坐在第一排學習,持續在教會中保持忠信,每次聚会看到陶伯伯的堅強信心,都能鼓舞成員。以下是陶弟兄自己撰寫的故事。
這次青年大會是我第三次參加,主題是:向前進。主題經文:尼腓二書31章20節,「因此,你們必須對基督堅定不移,懷著完全光明的希望,⋯⋯」。我看完這段經文之後的第一個想法是,如果我對基督的信心沒有堅定不移,也沒有懷著完全光明的希望,而是那黑暗的負面情緒,那我就一定會被撒但牽著鼻子走,我就沒有辦法得到永生。
胡開燦長老,來自新加坡,出生在12個孩子的家,排行第五。與妻子歐潔如姊妹結婚後育有三子。曾在銀行工作了近36年,為了陪伴家人並去傳教,退休前8年加入了一家商貿公司。興趣是集郵、游泳、騎腳踏車和旅遊。胡長老在教會各樣的召喚中都服務過,大部分是支分會會長團或文書和教師。 以下是他們兩位的見證
蕭信東長老和我在2014年6月底交出了傳教申請書,並在同年8月收到召喚書,被召喚到台灣台北聖殿擔任夫婦傳教士,預定該年12月開始服務,我們為此召喚感到興奮光榮,也已經準備好要盡心、盡意、盡能去服務。但因為簽證延遲了,使我們一直到隔年4月才被按手選派並抵台開始傳教。
轉眼間傳教時光逼近臨終時刻,回顧這趟旅程,在帶領人歸向基督方面,在靈性上和屬世上的成長,我看到了很多的奇蹟。就像艾蒙和他的弟兄們說的:「我們舉目可見我們辛勞的成果;那果子算少嗎?我告訴你們,不少,那果子很多」(阿爾瑪書26:31)我在我的生活中看到了十足的慈悲來自於我們在天上的父,祂的愛永不止息。
小時候,總覺得自己的姓很奇怪,別人常常會嘲笑我的姓,每一次被同學欺負後,我會向爸爸抱怨說,我不喜歡自己的姓氏,我永遠都記得他告訴我的話,他說有一天你將會了解為什麼我們的姓是「愛」,在台灣傳教2年的經驗,確實幫助我改變原有的想法。
6月18日晚上七點,中台北支聯會舉行福音進修班與福音研究所聯合畢業典禮。今年福音進修班畢業生有蘆洲支會吳瑀姊妹和信安支會吳奕潔姊妹;福音研究所畢業生有金華支會陳秋如姊妹、信安支會王貞云姊妹和譚心佩姊妹、蘆洲支會林家靚姊妹。
我是家中唯一的歸信者,很幸運能夠在還是慕道友期間受邀參加福音進修班。福音進修班是教會提供14到18歲青少年的福音課程。而在這幾年的福音進修班課程當中,確實幫助我從當時還對教會教導生疏的慕道友,培養我到現在成為一位持有神聖麥基洗德聖職,並對傳教有渴望的聖職弟兄。
2014.10月我鼓起勇氣決定選擇服從之前多次獲得的聖靈提醒「去聖殿學習服務」,在聖殿裡,我感受到神無比寬容的愛,閉眼就感覺到祂的愛環繞著。我知道聖殿崇拜是身心靈粹煉和認識救主增加個人見證的最好方式。
加入教會的最初,我們是因為在這裡看到了家庭的美好,有許多的家庭建立了美好的榜樣,不同於世俗的標準,我們不一定要很富裕才能擁有美滿的家庭,取而代之的是飽滿的靈性與喜樂,透過福音的教導,讓孩子在愛與正義中成長,我們渴望成為這樣的家庭...
我是一名護理人員,因我先生接待了來敲門的傳教士而認識了福音,認識耶穌基督及祂的榜樣,認識福音真的改變了我的生活,原本我沒有什麼目標或生活重心,上班下班一天天的過,工作中出現了處處與我作對的同事,讓我過得很痛苦,我也因為即將晉升基層主管而感到壓力。
婚姻裡確實需要夫妻之間彼此包容,彼此學習,彼此提醒,一起努力的經營,不斷地將好的事情留著,將壞的事情燒掉,不要留著。我們見證一男一女的婚姻是神所制定,要使我們更加合一和完全。現在我們每週五都會回去聖殿服務,使我們再次記得在聖殿印證那天與神和對方立下的承諾,這是今生的目的之一與最重要的事。
我出生於其他教會的家庭,五歲洗禮。婚後才認識真實福音。一年內兒子也都洗禮,我也完成個人聖殿教儀與教長祝福,應許只要我忠信,家父母及配偶都將一一歸信,以及我要寫下一分美好紀錄。果然1991年8月獲得臺灣省模範父親表揚的家父在85歲受洗,半年後帶領已癱瘓必須由聖職弟兄抱著捲曲身子的我的母親也走入楠梓教堂洗禮池。回天家一年於千禧年完成聖殿印證。
50多年前的有一天,兩位年輕的美國傳教士來拜訪我們,問我先生願不願意為他們做翻譯,他們將開一個英文查經班,把他們說的英文翻成中文給學生聽,接著又說是沒有薪水的。我先生欣然答應,願意為他們服務,他想幫忙人家也可以增強自己的能力。因此與福音結了良緣。
2015年10月我們家庭請傳教士來家裡用餐,結束時,傳教士詢問是否有甚麼可以讓他們服務的事。當時有個靈感,想與傳教士討論我們的家庭傳道計畫。
星期三下班後的黃金時段,我選擇到教會的免費英文班來增進我的軟實力。教會的英文班有75分鐘的英語對話訓練和15分鐘的靈性分享,在英語對話訓練中幫助我重新溫習在傳教時所獲得的恩賜。在靈性分享的部分,能夠幫助我審視自己,提醒自己時時做個耶穌基督的門徒。
黃姊妹在畫畫做公益方面多年來一直不遺餘力,從九二一地震後捐贈畫作義賣和出版筆記書「自在」的收入幫助重建到近日畫作義賣收入百分之三十捐助台南地震受災戶,另外還包括認購畫冊義賣捐助埔里基督教醫院大樓長照大樓興建,與參加醫院每季的義賣捐出人像水彩速寫收入的百分之二十等,熱心做好事從不缺席。
今年我們參加家族掃墓,有很特別的經驗,我們抵達墓地時,眾族人已經完成祭祖的儀式,手上還有剩下一些香,當親戚拿香給我們時,我的公公(非成員)告訴其他親戚我們全家不需要拿香,在祭拜祖先的時候,我在心裡做禱告,表達我對祖先的敬意,想到為他們所做的教儀已經完成,內心就有平安的感覺,也為祭祖畫下美好的句點。
中台北支聯會松山支會的周昀姊妹,在2014年2月出發到美國加州奧克蘭舊金山傳道部傳教,在2015年8月底返鄉。在這一年半的時間裡,她學習到成為正義的母親比成為一個自己想要的科學家或工程師還重要。在不同文化的衝擊下,她更加熱愛與珍惜自己國家的文化與福音的連結。家住台中的王姊妹,大學來到台北讀書,並在中台北支聯會信安支會申請傳教出發到美國加州奧克蘭舊金山傳道部傳教。她和松山支會的周昀姊妹是同一時間出發到同一地點傳教。
當燈光在台上亮起,一座美麗潔白的聖殿,矗立在大家眼前。霎那間,我的內心激動不已,聖靈充滿在我的內心。原來之前我們折紙板、油漆都是為了這座美麗的聖殿。工作人員搭建聖殿的辛苦與巧思真是令人佩服。手中拿著自己做的小聖殿,裡頭的小光芒就像是個小天使,提醒自己歸向基督。
生活當中一定會遇到大大小小的考驗,但我看到了我哥哥對耶穌基督的信心。他遇到了健康的考驗甚至危急到他的家人的時候,他依然每天為成為傳教士祈禱,每天騎著腳踏車去為他人服務、守安息日為聖。我很開心天父賜給我一個很好的哥哥和家庭,這個經歷給了我很大的改變也讓我更有信心。
我從小在教會長大,很感謝媽媽在我小時候不管遇到什麼考驗或困難都會帶著我和哥哥妹妹一起去教會。在初級會的時候,很期待趕快進入女青年,因為感覺可以做更多的事情。
2015年7月12日嘉義區會新成立的民雄分會,成長迅速,9月26日有個很特別的首次洗禮會,共有三位新成員,都是由於家人的祈禱、各組織的關心、傳教士拜訪,所獲得的成果。其中來自有部分教會成員家庭的回條,也有初級會同工所關心的羊,提供給傳教士的名單,不僅如此,他們在傳教士及家中成員的協助下,完成洗禮目標。
我於2013-2015在韓國首爾傳道部服務。為神服務的十八個月是我一生中最寶貴的回憶,在準備傳教過程中,籌備全額傳道經費的困難,加上親友的反對,又經歷一場突如其來的意外車禍,需要半年至一年的復健治療,這些事打亂我原本的傳教計畫,但我知道這些考驗雖會延期我的傳教計畫,卻不會改變我要去傳教的決心。
天母支會的許純媺姊妹有三個小孩,有兩個正在傳教,一個正好參加了這次的傳道體驗營活動,許姊妹及孩子們都樂於分享福音與對救主的見證,他們的家庭也因孩子願意且服從的去傳教而蒙受平安與祝福,以下是許姊妹的見證。
傳教士要返鄉之前都會有自立的訓練,在這訓練中發現自己其實還不夠認識自己,我擔心的是會不會一直找不到自己的興趣,雖然是廣告設計畢業,但也太久沒做類似的事情也就生疏了。為了這個原因做了禁食和祈禱,並知道主希望我能成功,且獲得了一項指引要我去找自立服務中心的馮明強弟兄協助。
這個時代講究技術和專業,如果能趁早發掘自己的興趣,學習相關的技能,對自己的未來便有很大的幫助。教會設立的「自立支援中心」就是專責在協助成員在教育、就業和創業方面能獲的成功。我相信把自己最擅長的事做到最好,ㄧ定可以成為專業,得到一把打開光明、自立之路的鑰匙。
我是鄭妌,很幸運地像摩爾門經中的尼腓一樣,出生自良好的父母。父親一直是我的英雄,一肩扛起養家的責任,勤奮工作,更以聖職帶領家庭走在福音的道路上。母親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心懷感激,她的信心、勇氣是我最好的榜樣。我非常感謝能在聖約下出生,並由完全忠貞、奉行婚姻誓約的父母養育。
我18歲,從12歲開始對家譜事工有興趣,那時看媽媽在檢查以前做過的祖先教儀有無缺漏,才發現原來我有這些祖先,本來家裡並沒有家譜這類的書籍,爸媽當初都是去戶政機關申請戶籍謄本,找到這些祖先後為他們做教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