製作家譜讓我光宗耀祖

    劉書吟

    劉書吟.jpg

    過去我從來不會去特別思考我與祖先們之間的關係,我是一個過得很自我的人,我覺得這一生不就是活在當下,盡情享樂啊!什麼都是靠自己去完成的,哪有心思去想到見都沒見過的祖先。

    從小我不斷經歷家人死亡(包括父親)跟痛苦的這些事情,在我心中似乎有一種人生是很「短暫」而且「悲傷」的印象。我總是要去迴避很多負面的事,好讓自己可以繼續活著。於是也做了很多錯誤的選擇,讓我的母親對我非常的失望,也可以說是絕望了。

    我還記得母親曾經這麼樣的形容我:「妳這輩子就只會給我惹事,不知道劉家怎麼會生出妳這樣的一個女兒⋯⋯」很多這樣的評語。

    我來到教會,知道我能夠代替祖先洗禮時,就超級期待能夠做這件事,因為我知道這絕對會是我這輩子做的一件大好的事情,我想彌補過去所有的虧欠。而這段過程真的帶給我非常多的平安以及安慰。還沒有進到聖殿以前,教會的一對弟兄姊妹主動來幫助我,邀請我做家譜。教會網站FAMILYSEARCH上面,只要輸入祖先的名字、出生日期、死亡日期就初步完成了,網路上也有很多教學影片可以學習,透過引導,我一步一步開始進行天父的計畫。

    還記得,我去戶政事務所申請祖先資料的那份喜悅,我告訴櫃檯工作人員有多少就給我多少資料,我心裡一直想著「ONE MORE!ONE MORE!再多給我一位祖先!再多給我一位祖先!」當我一張一張取得一位一位祖先的資料,我雙手抱著那份在發光的牛皮紙袋走出去的那個當下,我永遠都不會忘記,那是比我自己洗禮那一天還要高興的感覺。因為我知道這裡面的一張一張紙,這每一位祖先都有機會獲得從神而來的救贖。我超級開心,迫不及待能夠幫助我的祖先以及父親獲得救恩。

    感謝家譜中心弟兄姊妹們無私地付出,當我看著他們努力的研究著日據時代我的祖先資料的那個畫面,真的讓我非常的感動。很難想像這樣剛認識不久的人,願意去幫助別人的祖先獲得救贖。從這段過程當中讓我學習到很多助人的精神,我也真的開始重新連結起我與祖先們之間的關係,為此我跑去找我爺爺奶奶的墓。

    其實我有很多年沒有去掃墓,過去因為我的表現不好,沒有自信去面對他們,也因為自己的貪玩,所以忽視掃墓這件事。這次我第一次一個人跑去山上看他們,我連她們擺放的位置也不記得了。我找到了寺廟的工作人員,他對於我在平日滿臉都是汗地突然上山去掃墓,覺得有點奇怪。我拜託他幫忙我尋找爺爺奶奶的位置,當他把整本都是劉姓亡者的資料本一打開,我就喊著:「那是我的祖先」我好高興誇獎他:「你好厲害喔,這麼厚的一本冊子,你居然一翻開就剛好翻到我的祖先。」他很謙虛地表示只是剛好翻到而已,其實我心裡知道是天父跟我的祖先們在幫助我們。

    面對著我的爺爺奶奶,看著他們的照片時,我很高興的告訴他們:「我現在是教會的成員,我已經為他們執行了洗禮的教儀。」那時,我真的感受到他們的喜悅跟滿滿的平安進入我的心中,我也感受到終於可以帶著自信,堂堂正正地面對著他們,而且被肯定。

    記得當我為祖先們洗禮後的那天,我遇到了主教,主教得知後就說了一句:「光宗耀祖」那個時候我突然覺得我眼睛一亮,這四個字完全撞擊到我的心,「光宗耀祖這是在說我嗎?我居然已不是那個過去我母親口裡所稱的那個敗壞家門的人嗎?」我感到超級不可思議,神居然翻轉了我的生命,祂讓我可以承受如此光耀的四個字。天父讓我重新去看待自己的身分,祂祝福我恢復了我跟家人之間的關係,讓我不再孤單。我知道我這邊現在是一個團隊,我背後還有一大群祖先們。天父讓我真的體會到「子孫的心轉向祖先,祖先的心轉向子孫」這個美妙動人的過程。

    感謝約瑟・斯密復興了教會,讓我與祖先有機會能回到天父的身邊,讓我真正了解到什麼是「永恆」。透過家譜事工,我可以認識自己的祖先,並增加對他們的愛。我因此獲得啟發,更珍惜,也更愛我身邊的家人。我可以記錄生活中許多重要的細節,把跟家人的照片及文章保存起來。我跟祖先的每一個紀錄都是一個點,我的每一個見證也都是一個,當我們串連起每一個點,這一點一點將組合而成為一幅非常美麗的畫面。

    藉由聖職的權力,透過我們代替祖先接受神聖的聖殿教儀,使我們與祖先印證在一起,我們就成為錫安山上的拯救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