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殿事工─救恩的事工

    聖殿事工─救恩的事工

    信條談到:「我們信經由基督的贖罪,全人類都可以藉著服從福音的律法和教儀而得救。」1

    我們住在雪梨的時候(1987年到1991年),在香港的父親於1988年4月逝世,母親也在隔年去世。在母親的葬禮結束時,我和妹妹麗儀、弟弟松照討論為父母執行恩道門及印證等聖殿教儀;他們在1970年受洗,但是還沒有機會去過聖殿。由我在雪梨聖殿執行這些教儀雖然比較方便,但是弟弟認為用中文為父母做教儀比較好,他和妻子自願到台北聖殿做這事工;台北聖殿離香港約一個小時的航程,是當時距離最近的聖殿。

    回到雪梨幾個月後,有一天晚上,妻子叫醒我,對我說:「我剛才作了個夢,看見你媽媽很不快樂,一個人坐在那裡,我問她:『奶奶,你為什麼這麼不快樂?』她說:『松照答應要照顧我,卻沒有做到。』我接著對她說:『奶奶,松照沒有照顧你,我和松熙會照顧你。』然後我就醒了。」聽到她作了這樣的夢我很訝異,但當時並不了解是什麼意思。

    幾個星期後,妻子又作了另外一個夢,她說:「我看到你父親,他急促地對我說:『趕快告訴松熙我必須馬上結婚,去告訴他,去告訴他。』」妻子告訴我這個夢境後,我開始了解是怎麼一回事了。……我馬上打電話給弟弟,問他有沒有為父母做恩道門和印證。他說他妻子病了好一陣子,因此他們還無法前往台北聖殿。在電話中討論完後,我決定和妻子到澳洲雪梨聖殿為父母做聖殿事工。

    我和妻子在兩個星期內,在澳洲雪梨聖殿為我父母、祖父母、曾祖父母,以及已逝的親手足,執行了包括印證在內的所有聖殿教儀。最後在1996年,和三位同樣姓黃的教會成員一同努力下,完成了我們的家譜,上溯到西元前2200年,一直到被當時的天子封為諸侯、獲賜黃國為地的始祖。我們把所有的名字全部提交到中國香港聖殿。

    這些經驗在在讓我了解,為祖先實行救恩計畫已刻不容緩,非常重要。我也了解祖先依靠我們幫助他們,而我們也同樣需要他們,好把心轉向聖殿。

    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確信救恩計畫不受墳墓的限制;福音是不死和永恆的,上溯以往的各時代,並向前延伸到未來的諸永恆。2救恩計畫不只適用於活著的人而已,也顧及無法在今生接受到福音的死者。再度興建聖殿,已為死者提供這項機會。

    年老體弱照樣服務

    蒙召到中國香港聖殿服務前,我和妻子在澳洲布里斯班聖殿服務了三年,擔任聖殿教儀工作人員。我在那座聖殿目睹了成員對祖先的愛和關懷。

    約翰‧傑佛瑞斯是位年老的成員,總是在星期三到布里斯班聖殿,花一整個早上參加恩道門場次和印證。一天早上,我推著輪椅到停車場接他。他一如往常地,一到更衣室,就喜歡用走的,不坐輪椅,我因此扶著他,和他一起慢慢走。這天,約翰突然看著我,開始哼起聖詩「我是神的孩子」的副歌:「領我,導我,與我同在,助我行正路。」3他的幽默令我莞爾。我確信他雖然已經年老體弱,但他樂觀的態度,使他在聖殿的服務讓另一個世界的許多靈魂感激不已。

    我從傑佛瑞斯弟兄,以及許多其他與會者的榜樣,了解到即使年老體弱,還是可以透過代理祖先接受聖殿祝福,拯救他們。

    聖殿,主的屋宇

    聖殿實際上就是主的屋宇,是神聖的聖所,活人在其中為自己或代理死者執行福音神聖的儀式和教儀。這是主會造訪的地方,是世上一切崇拜處所中最神聖的,聖殿的神聖性,唯有家能與之相比。4由於聖殿的神聖本質,我們可以在那裡感受到豐沛的聖靈。

    我們在聖殿不同的房間裡執行不同教儀時,可以了解到聖殿的目的:

    聖殿的洗禮池放置在十二頭公牛的背上(見歷代志下42-4),這十二頭公牛象徵以色列的十二支派。要效法救主無私無我、為人服務的榜樣,我們可以為生前並未接受洗禮的祖先進行這項教儀。

    在教儀室裡,會概述神為祂的兒女制定的計畫。後期聖徒從中學習到他們前生、今生、世界的創造、世人的墜落、耶穌基督擔任神所有兒女的救贖主此一重要角色,以及神的兒女來生可以獲得的祝福。

    高榮室象徵超升與平安祥和的境界,凡是奉行耶穌基督福音的人,都可以達到這樣的境界。這個房間代表永恆的家庭可以在天父和祂的兒子耶穌基督的面前,享有滿足、內心和諧及平安。

    在印證室裡,新娘和新郎不僅為今生,也為永恆締結婚姻。5

    我在澳洲布里斯班聖殿服務的三年,比起我一生中的其他時候,更加認識耶穌基督的贖罪,以及人生的目的。在中國香港聖殿擔任了一年的會長,我證實主的屋宇有主的靈在眷顧及帶領。

    圖說:黃松熙會長

    註:

    1信條1:3。

    2 見雅各‧陶美芝,主的殿:一項對古今聖所的研究,(1982),第59頁。

    3「我是神的孩子」,聖詩選輯,第187首。

    4 See Bible Dictionary, “Temple.”

    5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的聖殿特刊,第61-66頁;「屬於這家宅的事」,2010年10月,利阿賀拿,第61-66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