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過主導覽

福音的種子在適當的時間發芽並結果子

福音的種子在適當的時間發芽並結果子

父親(張建玉)有4個小孩,是個職業軍人,我從小生活在彰化眷村。有個星期天早上,母親(遲維屏)帶我們去教會,看到兩個美國人主持聚會,會說國語感覺很新奇,當天晚上又去參加聖餐聚會,才知母親已受洗加入教會。後來傳教士安排我們上課,我在1963年3月17日受洗,就在初級會及女青年度過了快樂時光。父母親也給了我很好的榜樣。從他們加入教會以來,未曾離開過。

父親晚年因疾病不良及不便於行,故星期日未能到教會聚會,彰化支會的聖職弟兄每週日下午會來祝福聖餐給我父親領用直至他離世(2014年1月9日)。母親更是一直在教會服務,年輕時交通不便,她都走路去教會,探訪亦然。為金華街教堂籌募建築基金時更是不停地做棉襖及領帶來義賣。如今她已年邁,很感謝彰化支會的成員每星期日接送她去教會,母親也常說天父很愛她,她是迷失的羊,而天父派遣傳教士敲開我們家的門並領她回羊圈。

高中時某個炎熱的暑假,我在院子裡看到兩位騎著腳踏車的傳教士,遠遠而來,不知何故,我立刻把門關上深怕他們到家中,還好他們只是路過,然而心中突然有被擊打的感覺。傳教士遠從美國來,語言不流利,天氣又炎熱,要辛苦敲門,且四處碰壁,我不但沒有請他們進來喝杯水解暑還將門關起來,實在太過份了。一時覺得無地自容,心中充滿愧疚。我是本地人會說自己的語言,為何不去傳教給自己的同胞,當下決定日後要去傳教。記得大衛・奧麥基會長說過:每位教友都是傳教士,故暑假打工時和幾個工作夥伴們介紹福音。其中一位居然在星期日從彰化和美騎腳踏車到彰化教堂聚會,與傳教士上課並接受福音受洗,日後也去傳教,還擔任過彰化分會會長、主教、高級諮議等,也娶了配稱賢淑的周淑芬姊妹,還去了日本聖殿印證永恆婚姻。他就是彰化元老之一的林建榕弟兄。

我在1973年7月被召喚為全部時間傳教士屬台灣傳道部。當時只有台北,台中,台南,高雄四個地區才有姊妹傳教士。我有兩任傳道部會長即翟新倫及倪爾遜。第一站暫時到台中,不到一個月調台南,來接我的大同伴竟然是我打工時曾介紹福音給她的李翠玉。她是屏東人,暑假到員林哥哥家玩順便打工,暑假結束她回屏東後,我們不曾聯絡。當我們再相見時真的大叫對方的名字,真的非常興奮,原來她回屏東後也去找教會,上完了課程並受了洗。我們因沒有互留地址所以不知她已洗禮,更不知她比我先去傳教所以是我的大同伴。之後,我調往台北,幾個月後調高雄。在高雄時敲一位女士的門,她拒絕我們。當我們離開時,她讀國中的女兒林碧光剛好放學,看見我們就馬上追過來並邀請我們去她家。她不顧母親反對,把姊姊及三個妹妹都叫來一起聽福音,之後五姊妹一起洗禮。之後,她又介紹同學劉芬妮及同學的兄姊三個人也一起洗禮加入教會。我知道福音的種子在適當的地方及時間會發芽並結果子。畢業後這位勇敢忠信的姊妹也去傳教。

返鄉後結婚到嘉義我擔任主日學教師,福音進修班教師,為了那年男女青,特為他們在高雄支聯會舉辦一場經文比賽,嘉義在個人組及團體組都拿到冠軍。之後又被召喚福音研究所教師,直到目前仍是主日學教師及福研教師。職調台北後又任慈助會會會長,初級會會會長,托兒班教師,之後就一直擔任福研教師及主日學成人班教師。擔任教師自己學到最多,年輕時記憶好,經文知識很豐盛,我知道是神的話帶給我很多鼓勵,安慰,力量及指引。

從年輕時關上我家大門那刻起,卻開啟了我的心門,從此在教會中不斷學習,研讀經文,充實了靈性的成長,兩個孩子也很乖巧從小學習福音,老大曾在加拿大多倫多傳教。現在他們各自有優秀美麗的媳婦,每星期帶著他們的孩子上教會。我知道只要跟從基督,聽先知的教導及領袖美好的榜樣,握緊鐵桿,無畏撒但,並持守到底就能回到天家,一路上也會有神的指引與祝福。

ZhangManLi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