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信與福音生活

    歸信與福音生活

    由於先生工作的關係,我和小孩搬回台東生活,一年多的時間,我們和阿公、阿嬤及其他親人住得很近,常常都是十幾個人,三代同堂嘰哩呱啦哈哈大笑的聚在一起,三不五時夾雜著罵小孩聲。這樣美好的畫面,最近開始覺得好感傷,因為我們快要離開台東了。看著這個家族,我由衷的感謝這個金星家族的創始人:我的父親母親,生給我這麼多姊姊妹妹,帶領我們家庭認識福音加入教會。

    那是1982年10月10日開始的故事,父親當時33歲,母親24歲,有三個孩子,對傳教士來說應該是個黃金組合,來我們家敲門的是一對傳教士姊妹,然後是長老繼續拜訪,當初的平長老,現在的台北傳道部平會長,也是努力教導的傳教士之一,謝謝這些傳教士沒有放棄,才結束父親8個月的慕道生涯。從前父母流著汗水和淚水的養育我們時,應該沒時間想像現在我們家庭蒙受祝福的模樣。

    我8歲洗禮的時候,沒什麼太多印象,只記得是爸爸為我施洗、證實,我感謝他一直配稱持有聖職,能夠為我和姊妹們執行這些重要的教儀。當我14歲的時候,很高興來到和約瑟・斯密看到第一次異象同樣年紀,暗自期待會發生什麼事,當然什麼事都沒發生,我繼續長大。18歲離家上大學時,也離開了長久以來的保護傘,我滿懷期待的去花花世界闖蕩。很快的我發現,我需要一個堅強的見證,在福音和誘惑的衝突下,內心不斷掙扎,我決定要試試看,神是不是真的會藉著聖靈的力量,向我顯明這些事情的真實性,我繼續過著祈禱、研讀經文、去教會的生活。有一天唱到詩歌48「慈光歌」,我覺得每一句歌詞都像是一股強大且溫暖的力量,安慰著我的心,回答我的疑問。也讓我感受到福音本來就是真實的,也許我在黑夜裡看得不清楚,但是晨曦之時,我就能看得救主一直在等我的微笑,頓時覺得我心中的黑夜就這樣散去。我知道神愛渺小的我,這個見證是一個里程碑,讓我知道未來的方向,我願意繼續遵守祂的誡命,努力獲得更多見證。

    因為覺得傳教很累,曾有不想傳教的想法,有一次和蔡會長面談時,他用著一副慈祥和藹的臉,堅定發光的眼神,溫柔低沉但不容拒絕的聲音,丟了一個問題給我:「妳要不要去傳教?」為此我害怕又期待的求問神?在一次陪傳教士上課時,一種溫暖而堅定的感覺進入我心中,我覺得很快樂,我知道天父要我去傳教。

    傳教讓我看到神認識並且深深愛祂的每一個孩子,就像經文中說的「記住,在神眼中,靈魂的價值是大的」同時,我對第一次異象和摩爾門經有了新的見證,我深深體會到救主耶穌基督的贖罪。我感謝有這樣的機會可以與神同行。我也學習到服從、回應神僕人的邀請,能獲得來自神的祝福。

    29歲的時候,和廖弟兄在聖殿結婚,我在他身上看到我父親的一個特質:感恩。新婚的我們,很甜蜜也吵很多架,有一次吵架,生氣的他,腳竟然漸漸變黑,我們都停下來,關心他變黑的腳,過一下他的腳好了,我們的吵架也因此結束,變黑的腳拯救了我們的婚姻。還有一次我們吵架,我就趁他去上班的時候,剪了個超級短的頭髮,他看到後便哈哈大笑,我們的冷戰也就結束了。我們都不記得到底吵架的原因是什麼,但諸如此類的事,讓結婚8年後的我們每次想起都哈哈大笑。

    在聖殿中,永恆婚姻的印證,是神要給我們沒有終點的幸福,但是幸福有起點,從印證的那一刻起,我們就開始用生活累積幸福。如果我們容許誘惑、不信、驕傲、自私進入家庭,那起點不會開始,如果沒有起點,怎麼會有無止盡的幸福呢?生活中太多雞毛蒜皮的事,真的不重要,但是當我們願意犧牲,用愛一起處理那些雞毛蒜皮的過程和結果,就是幸福。當我們重視在聖殿立的聖約,渴望神的指引時,我們就能有眼光看到永恆婚姻的價值,也能有能力獲得永恆婚姻的祝福。

    有了丈夫孩子,讓我的生命變得完整完全。養兒方知父母恩,我開始體會我父母的感受,甚至我開始能體會天父的感受,然後我才真的知道怎麼當一個愛父母的孩子,當一個愛小孩的母親。教養孩子的過程中,經文帶給我很大的力量,使我與孩子一起在福音中成長。

    有時候我會想,如果傳教士姊妹沒有敲我們家的門呢?如果我的父親沒有加入教會,那我會變成怎麼樣?多馬・孟蓀會長說:「將來有一天,當我們回首這些看似偶然的事件時,我們就會明白它們根本不是偶然。」生命有太多挑戰,但天父已經把克服挑戰的方法放在我們必經之路上,傳教士會找到我們不是偶然,天父知道怎麼幫助我們。

    對天父的感謝,無法用言語形容,我能做的就是繼續遵守誡命、服務、服從來表達對祂的愛和感謝。我知道天父愛我們每一個人,祂知道我們的軟弱,當我們遇到難題時,可以回到最初與天父的關係,信任祂的能力和智慧,信任祂的愛,我們就會獲得能力解決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