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過主導覽

我為什麼要去傳教?

我為什麼要去傳教?

傳教,對我來說一直是不確定是否有勇氣去做的事。

參加2013年青年大會時,我17歲,老實說已經不記得那年青年大會的細節,只記得當時拿到一張表,台上的主持人邀請我們仔細思考一段時間,然後寫下我們認為能準備好自己去為神服務的日期。身旁有許多人迅速提筆寫下時間,和他們不同的是,我凝視這張表沉思了許久,思考的不只是哪一年我會從學校畢業,還有更多不斷出現的問題:「你真的要去傳教嗎?你準備好了嗎?」由於時間限制,最終我提筆寫下了2017年,那是我預計會從學校畢業的那年,沒有意外的,這張表在回到家後迅速的進入了防守最嚴密的抽屜。

當時的我就是標準的「星期日成員」,像那張被我鎖在抽屜裡的傳教意願表一樣,開學後隨著忙碌的行程,我也漸漸忘了想去傳教的事,直到身邊的朋友一個個開始準備傳教,才又提醒了我。我開始思考為什麼我要去傳教?只是因為朋友們都去了嗎?這樣的原因似乎不足以克服我對傳教未知的恐懼。我開始尋找我的見證,其中包括每週參加福音研究所,真心誠意想了解摩爾門經的真實性和對我的意義。一年後我覺得我有足夠的信心和見證了,但這似乎才是考驗的開始,在和支聯會會長五次的面談中,我學習到謙卑和信賴天父為每個人準備的計畫,最終,我真的如願在2017年收到了傳道召喚書。

在傳教中我很喜歡教導別人:「神是我們在天上的父」 這項原則。因為這項知識,我知道無論我是否願意跟隨祂,祂一直都在。在某次搬家期,我和當時的同伴搬到一個新的地區,由於我們兩個人都不知道該做什麼,所以我們決定出門後要和路上的每個人講話。我們遇到的第一個人,是個留著一口大鬍子,蓄著長髮,已經酒醉的白人。我不太確定他是否明白我說的英文,所以也沒有期待會得到一個真的電話號碼。但幾周後他突然打電話來要求見面,令人驚訝的是這次他打扮十分整齊。課程中他告訴我們,當時在路上碰到我們時他確實沒有什麼興趣,因為他是個科學家,但後來在一趟旅程中,他駕駛的車突然煞車失靈,就在快要撞上前車時奇蹟似地停了下來。他說在那個剎那,錢還有財產對他來說突然沒有任何價值。他想知道,如果他真的是神的孩子,那神認為的真正有價值的事是什麼呢?我們教導他,神所希望的是祂的每個兒女都能回到祂的身邊,獲得那些已為我們準備好的祝福。讓我非常開心的事是,他最後接受了洗禮。

在現在這個時代,勇敢地做出符合天父標準的決定絕對不容易。但也因為如此,祂會幫助我看見真正有價值的事物。我知道耶穌基督是我們的救贖主,因為祂的贖罪,當我們悔改時就可以獲得希望,你會發現祂正陪著你並走在你的身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