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家譜的祝福

    做家譜的祝福

    台北聖殿建造之初,我們就被教導要做家譜。當時母親還健在,央請她帶我回老家尋找家譜資料。我們一家一家地走訪她的親友,看到他們久別重逢的喜悅和歡欣的場面,真是令人感動。探訪她家鄉的所有親友是母親一生的懸念,也是她離世前難得與家人團聚的時光。雖然走訪這麼多親友,能得到的家譜資料卻很有限,原因是沒有文字記載,僅憑記憶口傳,不夠精準。最後,有人建議我到鄉公所拿日據時代的戶籍資料,因為有熟識的人,他們給了我所有相關的資料。回來後,我整理出一份家譜,其中直系、旁系共約七、八十人。台北聖殿奉獻之後,我將這些家檔送進聖殿,為他們執行聖殿教儀,我有一種盡力而為後的極大喜悅和滿足。

    我在研究整理這些戶籍資料的時候,驚訝地發現日據時代的戶籍資料中,有種族一欄。我母親的家族成員在這一欄上寫的都是「熟」。我為此感到好奇,查了許多資料,才知道我母親家族屬於日本人定義為熟番的平埔族。日本人統治台灣的時期,把原住民分為兩類,住在平地的原住民統稱為平埔族,因為他們與漢人接觸較早,又有貿易往來,較熟悉社會的規範,所以又叫熟番;住在山地的原住民,因為地域和文化語言的隔閡,常見衝突,稱為生番。

    由於知道自己有平埔族的血統,我開始關心並大量閲讀有關平埔族的歷史。從而得知母親家族是屬於屏東的馬卡道族,他們因為無力抵抗漢人的逼迫和搶奪他們的田地,於是他們長途跋涉到後山花蓮縣富里鄉定居下來。他們講台語,自己的語言完全流失,但是有一種非常特別的腔調。

    我是家中六個小孩排行最小的一個,我的長相跟我的哥哥姊姊有很大的差別,他們都是白白淨淨,我是黝黑又乾又瘦,還有一雙大眼睛。常有人問我,你是原住民嗎?這個問題讓我很困擾,因為我也不知道,可是我確實有一張有原住民特徵的臉,我問父母,他們也沒有告訴我,也許連我母親都不知道她的祖先是誰。我小時候就覺得這件事很奇怪,現在終於找到答案。我母親是平埔族,我有一半平埔族的血統。這件事解除了我長久以來的疑惑。雖然母親已早一步離世了,沒來得及告訴她,還好將來還有機會。但是原來我這張有原住民特徵的臉,是為了我的家族認同而存在的。感謝神奇妙的安排,讓我有機會找到自己的身分來源。但不論是什麼人,我們都是神的孩子,那才是我們真正高貴的身分。感謝讚美神!

    由於做家譜的關係,我跟父系家族有了更多聯繫,從伯父的口中得知我父系的家族歷史。父系祖先是從福建泉州過來的,最早定居在汐止南港一帶,這一代是馬偕博士最早來台傳教的地區,我的祖先很早就接受了基督教的信仰,到我已經是第五代的基督徒了。我這才明白為什麼小時候就參加教會的聚會,還讀了教會的幼稚園。當時基督教的信徒對一般人來說是個異類,常常會被鄰居或朋友當笑話,説我們不祭拜祖先,以後死了沒有人為你哭。他們認為這是一件悲哀又可恥的事,但是我很堅定地不理會他們的笑話,一直持續我自己的信仰,但是也跟他們做朋友。可以跟基督徒做朋友,對他們來說是一件奇怪又新鮮的事,但是,事情就是這樣持續著,沒有什麼隔閡或衝突,我們愉快地玩在一起,以後他們就不再提這些事。

    我的伯父也述說了我祖父從汐止遷徙到花蓮後山的歷史。祖父是他父親的獨子,由於體弱多病常達不到父親的要求而遭責罵,他萌生去意。有一天趁父親外出經商,他帶著母親和妻兒到基隆搭船赴花蓮港,後來輾轉到富里鄉——花蓮最南端的鄉鎮,就定居下來。現在想想,也許是不讓父親找到他們吧!

    也許真是神的祝福,在那麼鄉下的地方,竟然有一間外型類歐式建築的基督教長老教會的教堂。我的祖母不論颳風下雨,每週必會參加禮拜。雖然她的裹小腳讓她走路很慢,但絕不會缺席。她學會讀羅馬拼音的聖經,常常讀給孫子們聽,鼓勵孫子們要對耶和華有信心,她也時常唱讚美詩歌讚美神的恩典和愛。即使在生活最艱困的時候也是如此。她給後代子孫的家訓就是「有肚量才有福氣」。到現在這仍是我奉為圭臬的一句話。她一生學習基督的榜樣,有仁愛、寬恕,也樂於助人,她的榜樣是鄰里間的美談,也是我的信心的榜樣。我感謝有這麼一個美好的祖母,在我的生命的初期,就立下一塊對耶稣基督的信心的堅石,絕不動搖。我期許自己能像我的祖母一樣,為我的後代子孫立下信心的榜樣,將生命建立在基督的磐石上,持守到底、永不動搖。

    去年暑假,先生和我帶著我們的長孫,回到他的老家——中國河南信陽。回去的目的是探親,更重要的是希望能夠找到更多他們的家譜。行前半年,我不斷地為此事禁食祈禱,但仍一無所獲,空手而回。雖然如此,心中仍然充滿著希望。回到台灣後,我跟那邊的親人藉著手機時常聯繫,我表達我心中的渴望,姪兒們說會盡力去找。幾天後他們傳來了兩本古老已泛黃的訃聞,其中記載著三、四百個家族親人的名字,我仔細研究,整理出一本包含十五代的家譜。

    有了這本家譜,全家人都動起來了!我負責研究,孫子們負責輸入電腦,並且每月去聖殿作替代洗禮;大人也努力去聖殿作恩道門和印證教儀,祖先的心和子孫的心連合,這是最好的寫照。我們因為做家譜,家庭關係更鞏固,並且獲得很多快樂。孩子們在各方面都有很大的進步,這是神的祝福!

    自從做家譜起,我們建立了一個家庭的傳統,那就是每年除夕吃年夜飯之前,全家人會在祖先的照片前鞠躬,感謝他們的付出,也感謝神祝福我們能為祖先做一些事情。我們的確感受到以來加的靈和我們在一起。

    感謝我們能夠透過家譜事工體會神的旨意,知道祂愛世人,祂用微小的方法促成救贖世人的偉大事工。全能之神既奧妙又慈悲又有智慧,言語、詞彙無法表達於萬一,只能說感謝讚美神。這是我的見證,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

    WuLinMeiRong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