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聖聖殿---世人的明燈

神聖聖殿---世人的明燈

多馬•孟蓀會長
總會會長

教會成員所領受的祝福中最重要的至高祝福只有在神的聖殿中才能獲得。

親愛的弟兄姊妹,我要向各位表達我的愛與問候,也祈求天父在我今天對各位演講時,引導我的思緒,啟發我的話語。

我們今天早上聽到歐瑞姊妹和柏頓主教以及其他一些人提到了教會福利計畫的美好信息。首先,我要針對這些信息說幾句話。先前已經指出,這項由神所啟發的計畫在今年邁入第75年,並且已經造福了許多人的生活。我很榮幸認識投入這項偉大工作的幾位先驅者---他們充滿愛心又有遠見。

誠如柏頓主教和歐瑞姊妹以及其他一些人所提到的,支會主教被賦予責任,要照顧居住在其支會範圍內的貧困者。我年輕時曾擔任鹽湖城某個支會的主教,我很榮幸能擔任這樣的責任;那時支會裡有1,080為成員,包括84位寡婦。支會裡有許多人需要協助。我十分感激有教會福利計畫、慈助會和聖職定額組的幫助。

我要宣告,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的福利計畫是全能之神所啟發的。

弟兄姊妹們,從我被支持為總會會長到這次的大會,已經過了三年。當然,這幾年非常忙碌,充滿了許多挑戰,但我也獲得了無數的祝福。這些祝福中最讓我感到開心和最神聖的,是有機會奉獻和重新奉獻聖殿,因此今天我想跟各位談談有關聖殿的事。

在1902年10月總會大會期間,總會會長約瑟F・斯密在開會致詞時表示,他希望將來我們會見到『[世界]各地都能興建聖殿,使教會成員蒙得便利。』[1]

教會成立後的150年間,從1830年到1980年,我們興建了21座聖殿,包括位於俄亥俄州嘉德蘭和伊利諾州納府的聖殿。相較之下,從1980年至今30年來,我們建造和奉獻了115座聖殿。昨天我們宣布了3座新聖殿,此外,還有。26座聖殿正在興建或即將動工。聖殿的數目還會持續成長。

約瑟F・斯密會長於1902年希望達成的目標,如今已逐漸實現。我們希望盡量讓教會成員更容易去聖殿。

目前興建中的其中一座聖殿位於巴西瑪瑙斯。許多年前,我讀到一篇報導,其中談到有一百多位教會成員離開位於亞馬遜雨林深處的瑪瑙斯,前往當時距離最近的聖殿---巴西聖保羅聖殿,距離瑪瑙斯大約2,500英里(4,000公里)。這群忠信的聖徒得先乘船在亞馬遜河及其支流上度過四天。走完水路之後,他們搭上巴士,在崎嶇不平的路上有旅行三天,途中也沒有多少食物可以吃,也沒有地方好好睡覺。經過七天七夜,他們抵達巴西聖保羅聖殿,在那裡接受了永恆的教儀。當然,回程的路途也是同樣艱辛。但是他們接受了聖殿的教儀和祝福,即使身無分文,卻充滿了聖殿的靈性,對於所獲得的祝福也滿懷感激。[2]如今,在多年以後,瑪瑙斯的教會成員看著屬於自己的聖殿在尼格羅河畔建造起來,內心莫不歡欣雀躍。聖殿不論蓋在何處,都會為當地的忠信成員帶來喜樂。

我讀過許多報導,人們為了獲得只能在神的聖殿裡得到的祝福,付出了許多犧牲;這些報導總讓我感動不已,也讓我非常感謝能有聖殿。

我要跟各位分享提希・茂譚和塔拉蘭娜・茂譚夫婦以及他們10個孩子的故事。1960年代早期,傳教士去到他們所在的島嶼,位於大溪地男方約100英里(160公里),他們全家除了一個女兒以外,都加入了教會。不久,他們變渴望能在聖殿裡印證,以獲得永恆家庭的祝福。

當時距離茂譚家庭最近的聖殿,是位於其西南方超過2,500英里(4,000公里)以外的紐西蘭漢米頓聖殿,只能搭乘票價昂貴的飛機才可以到達。人數眾多的茂譚家庭買不起機票;他們全家靠著一塊小農地勉強餬口,而且他們居住的太平洋島嶼上也沒有就業機會。所以茂譚弟兄和他的兒子傑拉德作了一個困難的決定,他們要旅行到4,800公里到新喀里多尼亞,與他的另一個兒子在那裡一起工作。

茂譚家的三個男人在那裡工作了四年。這段期間只有茂譚一個人曾返鄉過一次,回去參加女兒的婚禮。

經過四年後,茂譚弟兄和他的兒子終於存夠了錢,可以帶家人去紐西蘭的聖殿。除了那時懷孕的一個女兒外,他們家中所有的教會成員都前往接受今世和全永恆的印證;那種歡欣喜樂的經驗是言語所難以形容的。

茂譚弟兄之後從聖殿直接回到新喀理多尼亞,又在那裡工作了兩年,為那位沒有和他們一起去聖殿的女兒籌措旅費—包括這名已出嫁女兒、她的丈夫和一個孩子所需的旅費)。

茂譚弟兄夫婦在年歲較長的時候很希望能在聖殿裡服務。後來大溪地帕皮提聖殿完工、奉獻,他們在那裡擔任了四任的傳教士。[3]

弟兄姊妹們,聖殿不光是石頭和水泥砌成的,其中還充滿了許多人的信心和禁食。聖殿是由考驗和見證建造成的,並經由人們的犧牲和服務而聖化。

本福音期興建的第一座聖殿,是位於俄亥俄州的嘉德蘭聖殿。聖徒當時非常窮困,然而主命令他們建造聖殿。禧伯・甘長老針對當時的經驗。寫到:『唯有主知道我們經過多少窮困、苦難和艱辛,才完成這座聖殿。』[4]接著,在費盡千辛萬苦完工之後,聖徒又被迫開俄亥俄州和他們摯愛的聖殿。他們最後在伊利諾州的密西西比河畔找到避難所。不過也只是短暫的落腳處。他們把這個屯墾區稱納府,並願意再奉獻一切,懷著堅定不移的信心,為神建立另一座聖殿,然而他們遭受到激烈的迫害,就在納府聖殿剛完工時,他們再次被逐出家園,到無人想去的沙漠中尋找庇護所。

他們又再次經歷奮鬥犧牲的過程,花了40年建造鹽湖聖殿,這座聖殿如今莊嚴的矗立在我們現在所處的會議中心南邊的街區。

建造聖殿和參加聖殿教儀一直都需要某種程度的犧牲。無數的人為了自己和家人獲得神聖殿裡的祝福,做了許多勞力和奮鬥。

為何有這麼多人願意付出極大的犧牲來獲得聖殿的祝福?凡是了解聖殿永恆祝福的人都知道,為了得到那些祝福,再大的犧牲、在沈重的代價、在艱辛的奮鬥都不算什麼。對這些人來說,沒有太遙遠的路,沒有克服不了的阻礙,也沒有忍受不了的困苦。他們明白,在聖殿裡接受的救恩教儀,能讓我們將來回到天父身邊,享有永恆的家庭關係,並且獲得來自高天的祝福和能力,因此所付出的每項犧牲和努力都是值得的。

今日我們大多數人不必費盡千辛萬苦就能到聖殿。目前,百分之八十五的教會成員都住在離聖殿200英里(320公里)的範圍內,而且對許多人來說,聖殿的距離比這要近了許多。

如果你已經為自己去過聖殿,而所住的地方離聖殿不遠,那麼你要做的犧牲可能就是在忙碌的生活中挪出時間,經常去聖殿。在聖殿裡,要代替在幔子另一邊等待的死者去做的事很多。我們為他們做事工時,會知道我們完成了他們無法親自去做的事。總會會長約瑟F・斯密曾在一篇有力的聲明中表示:「藉著我們的努力,他們就得以脫下束縛之鍊,那圍繞著他們的黑暗必被驅除,使光得以照耀在他們身上,他們必在靈的世界聽到在世的子孫為他們所做的事工,並將因你們履行這些職責而與你們一起歡欣。」[5]弟兄姊妹們,這是我們要做的事工。

在我自己的家庭中,其中最神聖、最寶貴的一些經驗,就是一起在聖殿裡為已逝的祖先執行印證教儀時獲得的。

如果你來沒去過聖殿,或是曾經去過,但是目前不符合獲得聖殿推薦書的資格,那麼你最重要的目標就是努力使自己配稱進入聖殿。你要做的犧牲可能是自己的生活符合獲得聖殿推薦書的要求:可能是改掉長久以來使你無法符合資格的習慣,也可能是培養信心和自律來繳付什一奉獻。不論要付出怎樣的犧牲,都要讓自己符合資格能進入神的聖殿。要取得聖殿推薦書,將它視為寶貴的資產,因為它確實是如此。

在你進入主的殿並接受聖殿裡所預備的所有祝福後,才算獲得教會要給你的一切。教會成員所領受的祝福中,最重要的至高祝福只有在神的聖殿中才能獲得。

現在,親愛的青少年朋友們,要一直以聖殿為目標。千萬別做任何會讓你無法進入聖殿領受神聖永祝福的事。我要讚揚那些定期去聖殿代替死者接受洗禮、清晨一大早起床在上學前去參與這項洗禮教儀的人。我想不出有比這更好的方法來開始一天的生活。

對於有幼兒的父母,我要與你們分享賓塞・甘會長明智的忠告,他說:「如果……父母可以在屋子裡的每個房間放一張聖殿的圖片,讓〔他們的孩子〕從嬰兒時其開始就可以每天看到這張圖片,〔一直到〕聖殿成為〔他們〕生活的一部分。當〔他們〕到了需要〔自己〕做〔有關去聖殿〕的重要決定時,這決定早已經作了。」[6]

教會的兒童在初級會唱著:

我喜歡看到聖殿,

有一天要進去,

與天上的父立約,

並承諾服從祂。[7]

我懇請各位教導孩子了解聖殿的重要。

我們所處世界可能充滿中重挑戰和困難。我們身邊常常充斥著令人敗壞、沈淪的事物。只要握們到神的神聖屋宇,並僅記我們在聖殿裡所立的聖約,就會更有能力去承擔每項考驗和克服每個誘惑。在這神聖的聖所中,我們會找到平安,我們會增添新力、更為堅強。

弟兄姊妹們,在結束演講之前,請容我再談一座聖殿。教會正在世界各地興建許多新的聖殿,在不久的將來,有一座聖殿將矗立在一個有2,500多年歷史的城市;我說的就是正在興建中的義大利羅馬聖殿。

每座聖殿都是神的家,具有同樣的功能,提供完全一樣的祝福和教儀。義大利羅馬聖殿的獨特之處,是它建造在世上極具歷史意義的一個地點,古代的使徒彼得和保羅曾在這個城市宣講基督的福音,後來分別在此殉教。

去年10月,我們聚集在羅馬東北角郊區風景宜人的一處地點,準備舉行動土典禮,那次是由我負責作奉獻祈禱。我當時有靈感覺得要邀請義大利參議員陸希歐・馬倫和羅馬副市長古斯比・西亞迪一同率先拿起鏟子動土。他們都曾參與決策,允許我們在他們的城市興建一座聖殿。

那天儘管天色陰暗,氣候卻很暖和,雖然看似大雨將至,但只下了一兩滴的雨。氣勢磅礡的唱詩班用義大利文唱著旋律悠揚的「神靈如火」,感覺彷彿天地都加入合唱,用榮耀的聖詩讚送和感謝全能的神。那時大家不禁淚流滿面。

將來,這座「永恆之城」裡的忠信者,會在神的神聖屋宇中接受永恆的教儀。

我要向天父表達無盡的謝意,感謝如今能在羅馬興建聖殿;同時也為我們所有的聖殿----不論位在何處---- 向天父表達感激。每座聖殿都是世人的明燈,表達出我們的見證----知道永恆的父神活著,祂渴望祝福祂所有世代的兒女。我們的每座聖殿都表達出我們的見證----知道死後的生命就和今生在世上的生命一樣千真萬確。我為此作證。

親愛的弟兄姊妹們,願我們都會做必要的犧牲去聖殿,使我們的心中和家中保有聖殿的精神。我們的主和救主,耶穌基督,為我們作了最偉大的犧牲,使我們得以在天父的國度中享有永生和超升,這是我真誠的祈求,奉我們的救主,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註:

[1] Joseph F. Smith, in Conference Report, Oct. 1902, 3 .

[2] See Vilson Felipe Santiago and Linda Ritchie Archibald, “From Amazon Basin to Temple,” Church News, Mar. 13, 1993,6.

[3] See C. Jay Larson, “ Temple Moments: Impossible Desire,” Church News, Mar. 16,1996,16.

[4] Heber C. Kimball, in Orson F. Whitney. Life of Heber C. Kimbal(1945),67.l

[5] 總會會長的教訓:總會會長約瑟F・斯密(1998),第247頁。

[6] The teachings of Spencer W. Kimball, ed. Edward L. Kimball(1982),301.

[7] 珍妮・貝莉,「我喜歡看到聖殿」,兒童歌本,第99頁。

 

我是個摩爾門教徒

你好,我是奇穎

你好,我是靜怡

你好,我是凱平